<noframes id="mMsRC">
    <abbr id="mMsRC"><strike id="mMsRC"><strong id="mMsRC"></strong><ruby id="mMsRC"><caption id="mMsRC"><aside id="mMsRC"><noframes id="mMsRC">

        <map id="mMsRC"><tfoot id="mMsRC"></tfoot></map>

        <kbd id="mMsRC"><del id="mMsRC"><output id="mMsRC"><map id="mMsRC"></map></output></del><li id="mMsRC"></li></kbd>
      • <optgroup id="mMsRC"><li id="mMsRC"><thead id="mMsRC"></thead></li></optgroup><em id="mMsRC"><blockquote id="mMsRC"></blockquote></em>

        1. 东海无人豪华游艇内部照曝光,船老大:这船开得我想哭

          钱江晚报微信公众号 2019-10-15

          舟山岱山衢山港,浙岱渔 03158 船的母港,船老大王卫平的老家。

          最后 20 海里,浙岱渔 03158 船移交游艇,由中国渔政 33021 船拖带的画面

          12 月 21 日下午 3 点,结束了 4 天海上拖带外籍无人游艇的冒险旅程,王卫平成功把游艇带回衢山港,接受海事、边检等部门的检查。

          终于回到家了!

          “听说,马来西亚船东在上海,这两天,我可能要等他过来吧!蓖跷榔剿,“我的船抛锚,人还没法上岸。这两天拖船,我整个人累瘫,晚上吃完饭,早点睡,准备一早上岸,回家看我妈!

          王卫平的渔船,是去世的父亲留下的,已经开了 20 年。如今,他在沈家门安家,母亲还留在衢山岛生活。

          一出海就是两个月,一年有一半日子在海上漂。王卫平这趟原本平凡的捕鱼之旅,因为偶遇无人游艇,成为媒体大众的焦点。也有网友说,渔民是出于私心去拖的船。

          从 12 月 19 日开始,王卫平一直用海上通(舟山)卫星通信有限公司的设备,与钱江晚报记者微信交流,只言片语间,能感受到他的坚守以及无助。

          “游艇是 18 日凌晨 4 点多发现的,当时我在下网捕鱼,作业方式是流刺网。放下去的时候是 1500 张网,因为我想把游艇拖走,耽误了时间;收网回来时,少了几百张,估计是被其它船给冲走了!

          这一网,正值大潮鱼汛期,王卫平只收了 1 万多元渔获,如果不去管无人游艇的话,毛估估,这网收益应该不少于 3 万元。

          游艇体积是渔船的两倍,拖着它,渔船最高时速跑过 5 海里;12 月 21 日凌晨 1 点,船遇到大风浪,时速只有 1.7 海里。

          在交接游艇过程中,王卫平再次上艇,并第一时间将艇内部的照片发给了钱江晚报记者

          “ 21 日凌晨那会儿,我开得想哭。拖游艇的缆绳有 150 米,周围全是南来北往的大货轮,我拖着游艇顶风顶浪往西开,就好像压缩饼干一样,在大船夹缝中 ‘ 逃生 ’!

          王卫平掌舵时,因为往来大货轮太多,带着游艇穿梭其中,航行难道很大,一边开船还要用高音喇叭扩音,不停地向来往船只喊话,注意有拖船出没。两个小时下来,人几乎累得精疲力尽。

          四天来,浙岱渔 03158 船日夜兼程拖带无人游艇返港。一路上,王卫平和表哥轮流掌舵,一人掌舵时,另一人要负责瞭望,来保障自己、游艇和来往船只的安全通行,也几乎没法正经合眼休息,确实不易。

          王卫平说,当时,自己负责掌舵,表哥负责瞭望,就这样开了 2 个小时,实在开不动了,感觉整个人都要垮掉了!

          可是,这一路来,王卫平对自己做出拖带无人游艇的这个决定,从没后悔过:“无人游艇在海上漂,连灯都没有,非常危险。它会四处乱晃,影响其它船只通行;黑夜了,游艇整个是黑的,就变成一块大石头,往来船只一不小心就会撞上。如果把船扔在那儿不管,是不是也太不负责任了?”

          家中有妻儿老母,王卫平的女儿今年 5 岁。他说,通过微信,他知道家人都很支持他把游艇拖回港,交给政府处理。

          平时爸爸出海,女儿只能通过微信语音和他联络感情,因为视频通话费流量,海上通讯的流量费不便宜,王卫平一直舍不得开视频。

          这趟出海已半个月,王卫平本来想赶十二月初三这波天文大潮,因为大潮汛会带来大鱼汛。这个时候船上雇人费用比较高,他一共雇了 11 名船员,每人每月工资 1-2 万元。

          本来,渔船计划农历十二月十五回到家,但是 18 日遇到了无人游艇,拖着比自己大两倍的船,王卫平只能龟速回港,没法再捕鱼生产作业。

          12 月 21 日早晨,在中国渔政 33021 护航下,浙岱渔 03158 船最后拖带无人游艇的画面

          当钱报记者问,是否计算过拖带游艇的损失时,王卫平坦言,没算过这些,运气好,大潮汛能捕上百万元海鲜,这样讲,人家会以为我在敲竹杠,还是不说了。

          在钱报记者一再追问下,王卫平粗略估计了四天拖游艇的油耗,大约多费了 10 多吨柴油,油费估计 7 万元。

          (编辑 吴嫣然)

          相关标签: 王卫

          钱江晚报微信公众号
          原网页已经由 CCBXTY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
  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  ZA管小米四叫血魔神
          12-23
          经济损失不小啊
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分享 返回顶部